Parse error: syntax error, unexpected '<' in /data/home/bxu2348360153/htdocs/inc/common.inc.php(18) : eval()'d code on line 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data/home/bxu2348360153/htdocs/inc/common.inc.php(18) : eval()'d code:1) in /data/home/bxu2348360153/htdocs/inc/common.inc.php on line 94
丑牛:党啊!您还在吗? - 野叟微辞 - 武汉工农兵
0
丑牛:党啊!您还在吗?
2018-07-13 11:32:11 浏览:35167次 【

                      党啊!您还在吗?

                     (六十年前后两个故事两重天)

                               老兵丑牛


玉娇一刀捅破天

                      ——网帖

网上有个帖子,说邓玉娇手刃淫官一案将列入中国历史,其中有一句话是“玉娇女一刀捅破天”。我很欣赏这句话,确是“拍案惊奇”之言。

妙在“捅破天”三字。天者,这个社会的上层也,这个世界也。不是吗?从十号到现在不到十天,已经是神州沸扬,朝野震惊了。

说起这个“天”字,我联想起六十年前的一段往事,这往事是报纸、电视台(包括中央电视台)为纪念武汉解放六十周年对我进行访谈而引发的。武汉解放前我在武汉做地下工作,一直迎接武汉解放。

制作了节目后,总有记者问:“您老这么多故事,比《潜伏》还生动,为什么过去不说又不写呢?”

我说:“想想过去,对比今天,令人伤感:过去被我们打倒了的东西,全都复活过来,而且比过去更厉害!”

为了追寻好的新闻效果,记者们要我讲“武汉解放时,让您最难忘的一件事”。

我想了想,给我最难忘的是:

解放后的第二天,我们城工部机关就要解散了,大家说,开一次告别茶话会吧。部长要我去街上买一小包茶叶和糖果(是机关结余的伙食钱)。当时,街上很清静,我穿着解放军的服装,佩着军管会的胸章格外显眼。当我返回时,一位穿着时髦的女人跟着我走进驻地。

她穿着缎子旗袍,尼龙长袜,高跟鞋,散披着电烫长发。一看就是个“风流”女人。解放军一进城,这样打扮的女人几乎绝迹了,这个“坏女人”何以这等胆大,竟闯进了我们的驻地。

我正想盘问她(实在想叱责她),她却一下子跪到地上,我要她起来,她硬是不肯起来。我问她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她轻轻地,细微得差点听不清:“我是站街的婊子”。她就这样来眨损自己,弄得我脱口想说的一句话——“滚出去”连忙缩了回来。僵持了一会,她哭了起来:“老总(当时百姓对国民党军官的称呼)救救我吧,我是逃出来的,怕老鸨派人来逮我啊!”

我的心一下子软下来,端了一把椅子,要她坐下来谈谈。她仍然用恐慌的眼光乞求我:“你们会不会把我当坏人抓起来啊!”我安慰她:“你是受旧社会迫害的人,可以到政府去登记,有病治病,无病上学,学手艺、学技术,政府安排你们工作。”她惺松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怀疑我讲的是不是真的。我说,我这就给你打电话。当时,我已分到市军管会工作,询问秘书处这件事该谁管。他们立即告诉了我管这事的部门和地址。我立即写了一张介绍信。

她接信时手在擅抖,像一道护身符,折好放到她内衣的口袋内,还用手摩了摩,看信装到口袋里了没有。

她站起来,向我一鞠躬,准备出门,突然,又收回了脚步,折回来,望着我,带着感激而又有些歉意的表情。终于结结巴巴的表达:

“你看我这身打扮,走到街上,人家一看就会骂我婊子……能不能……?”

恰好,有一位原在地下工作的女同志正在这里,她从自己的行囊中取出了一套旧灰色延安服。这女人一下子欣喜若狂,接过衣服,也忘了一声道谢,就走进隔壁房间,几分钟,就换了衣服,她原来泛白的面孔,也现出了微微的红润,她对着门边的镜子,瞧一瞧,又笑一笑。突然,她把头一摆,把头发摔到胸前,向我们女同志:“你借给我剪刀。”她咔嚓咔嚓对着镜子把烫得蓬松的头发全剪了,一直齐到耳跟上。

她在镜前大步摆着手,然后端了一把椅子坐在镜前,端详自己,想不到她一下子哇哇的大哭起来,女同志走近劝解时,她又疯狂地大笑着,拉住女同志的手:“大姐:能不能教我唱歌?”问她想唱什么歌。她说,就是大街上许多人唱的那首歌,什么“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啊……”。女同志教她唱了前两句:“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她说:“今天我就学会这两句。”她像军人那样在厅堂里来回齐步走,反复的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六十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回想出那神气,那步伐,那笑容。

六十年后的今天,我读到一个共产党官员在“梦幻城”强逼女服务员为他“特殊服务”而被杀身亡的故事,在视频上,看到这位女服务员被捆绑在精神病院病床上呻吟呼号的画面。

不都是解放了的中国么?不都是共产党的领导么?我的受苦受难的姐妹,六十年前,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我的受苦受难的姐妹,今天却被捆绑着,声声地呐喊:“有人打我!有人打我!”

为什么变成了两重天!

玉娇娃子,你一刀捅破天。

阴霾即将散去,彩霞将光耀人间。

玉娇娃子,你可要挺住啊!挺住啊!

这一天会到来的。到那时,我将用苍老的歌候,和大巴山上的土家妹子们在一起,跳起摆手舞,再唱那首中国人民骄傲的歌: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图为《武汉晨报》刊登的《迎接武汉之晨》专刊。报道作者在武汉地下斗争的一个故事。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三红”老姐妹游南街丑牛  “三红”老姐妹,住在武汉市同一个城中村,清明时节,她们相约参加了“武汉工农兵赴南街学习旅游团”。因为她们三人的名字都带..

    浏览:51110次 评论:0
    2019-04-21 10:35:47
  • 这些先生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理论家,而只是反动派的辩护士——恩格斯:《资本论》第三卷序言引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的话来反对马克思主义,谢韬先生决不是..

    浏览:34439次 评论:0
    2018-07-13 12:47:46
  • 山西洪洞县的黑砖窑事件,向我们发出了警号,劳动人民已经沦为“弱势群体”,“弱势”到什么地步?有的已经沦为奴隶!洪洞警方已经解救了一个黑砖窑的31名奴..

    浏览:34377次 评论:0
    2018-07-13 12:40:59
  • 震惊全国上下和海内外的山西“黑砖窑”事件,似乎已临近尾声。六月二十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听取了中央联合调查组关于“黑砖窑”事件处理情况汇报。会议..

    浏览:46471次 评论:0
    2018-07-13 12:37:42
Copyright@http://www.1949a.cn  鄂ICP备17009229号-1
武汉红色网友实业有限公司,电话:13377880242
电子邮箱:24316789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