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蓝正威 | 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2019-09-04 16:42:14 浏览:86次 【

蓝正威 | 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来源:http://http://www.kunlunce.com/klzt/hongmenaiguowenhua/2019-09-04/136348.html

中美在贸易和金融上的较量仍在继续,较量的结果也许将决定两国的国运。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香港的乱局,也许将是我们管窥未来的窗口,因为目前的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此时此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为未来做准备,而预知未来的唯一办法,正是读懂当下。

提笔时,香江之畔的那粒东方之珠,仍深陷于不断升级的乱局当中,已然成为了中国当下最大的焦点。

在各大媒体的持续跟进中,我们其实已经不难看清主要参与博弈的各方势力了,包括贫困民众和利益集团尖锐的矛盾,现也早已广为人知了,整个事件看起来似乎又是香港群众盲动与美国鼓动暴力相结合的产物,这也是主流的观点。然而,一个问题最基本的问题却被大部分声音所忽视:

美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搞乱香港?他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认为,欲看清局势的主要矛盾,我们须回答以下问题:

1、这次动乱难道只是一场单一的颜色革命?
2、动乱是否是为了利用香港的金融港的性质,警告和逼迫外资离开中国?
3、动乱的表象下,哪些暗流直指矛盾的核心?

观察香港当前的局面,我们切忌不能孤立地看这个问题。要知道,香港不仅仅是一座城市,它不仅是外资进入中国的最重要的口岸,同时更是唯一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在中美金融大战的前夜,香港动乱背后,一定涌动着金融的暗流。

中美在贸易和金融上的较量仍在继续,较量的结果也许将决定两国的国运。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香港的乱局,也许将是我们管窥未来的窗口,因为目前的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此时此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为未来做准备,而预知未来的唯一办法,正是读懂当下。

一、不可能的颜色革命——声东击西之诈

明枪如果总是易躲,那么对手则必然有难防的暗箭。

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当下香港的乱局真的只是一次单纯的颜色革命吗?

我这样问也许很多人会感到惊讶,因为当下的舆论场上香港的乱局已经被默认为了一场单纯的颜色革命,然而这正是这个事件中最大的疑点:

因为要在香港搞颜色革命,几乎注定不可能成功。

历史上无论哪次颜色革命,其必须达到成立亲美政权从而肢解一个国家或置换现政权的目的,才能算作成功。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则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

1、其最终必须成立独立的亲美政权。
2、其政权掌控的必须是相对独立的地区,具有相当地独立主权。
3、其必须有效忠新政府的武装力量作为保障。

我们可以观察近三十年来的各案例,从苏联末期的波罗的海三国,到巴尔干,以及著名的“阿拉伯之春”和乌克兰等东欧诸国,其发生的颜色革命无一例外地遵从着以上几条铁律,这也是这些颜色革命能够实现的基础。所以,任何颜色革命若不能满足这三条标准,则必然无任何实现的可能。

那么,这三个标准香港能满足几个呢?

这就是问题真正的关键。香港毕竟只是一座城市,它太小了,其经济与社会的运行缺乏最基本的独立性,而且根本没有相应的武装力量能够支持其建立新的亲美政权。

即便最终出现最坏的情况,即现在的特区领导人对事态彻底失去控制,那么驻港及大陆的军警力量介入也能轻易间将暴乱彻底镇压。所以,想在香港这种地方进行彻底的颜色革命,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我们必须继续追问:美国作为世界上所有颜色革命的策动国,难道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这是绝不可能的。

直至当前,美国势力都在全力支持香港的独派制造事端,将事件不断升级,如此大的投入和努力,绝不会是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目的,相反他们必然有更大的图谋。

这是一场声东击西的游戏,在乱局的表面下,我们更应该警惕那些不引人注目暗流,因为这里也许才是这场乱局所掩盖的真正目的。

二、暗处的金融战——施压还是渗透?

在分析香港问题前,我们首先必须搞清一个问题:香港是什么?香港对大陆而言意味着什么?

这个答案也许会让普通人有些震惊:香港不仅至今仍是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口岸,同时更是我国人民币唯一的离岸结算中心。我国实际使用的外资当中,71%是途径香港(18年数据)

这样的地位,如同经济金融界的山海关,这里发生动乱,香港本身的地位就决定了其必然与金融息息相关。实际上,对于本次香港的棋局,金融问题正是这盘棋局真正的棋眼。

有分析就指出,本次香港的动乱,目的很可能是针对我国本不充足的外汇储备而来,这是相当有见地的分析:

首先我国的外汇储备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充足,3万亿外储中有1.87万亿美元美债,外商投资额和利润近1万亿美元,一旦发生外资大规模撤离,余下的4000亿美元储备可能不够支付我国进口的规模,从而可能去引发人民币汇率的崩塌。

而制乱香港,则是在通过事态的不断升级,有意识的在逼迫我国进行军事介入,从而以此来逼迫外资撤出,从而通过废掉这个金融港,抽空我国的外汇储备,使我国陷入到国家汇率崩盘的境地中,从而逼迫我国接受IMF更激进的卖国改革条款。这个分析,可以说是相当深刻的,而且也流传甚广,它甚至代表了很多领导干部对局势的看法。

然而,有一个惊人的现象却告诉了我们不一样的事实:

香港动乱的几个月中,我国外汇储备不降反升,处7月有所下降外,上半年一直在升高,其中六月达17个月来新高。

这绝对是不寻常的现象,要知道,外资往往对政治问题有着极强的敏感性,长期的动乱,本来极易导致其撤离,香港作为我国的金融门户,其乱局本身就极易导致通过香港进入大陆的资本撤离或至少部分撤离。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连续数月的动乱,不仅没有吓走外资,反而使其越来越多进入中国。之前的观点能够解释这样的局面吗?当然不能。

所以面对着这反常的态势,我们不妨反问:


1、如果事态升级至触碰了大陆的政治底线,如果暴动规模大到完全失控,哪怕大陆还未介入,外资可能还不撤离吗?
2、如果触及大陆政治底线的事态都还不至于使外资撤离,哪怕最终大陆介入,只要介入不触及香港的正常金融和贸易业务,外资又何必走呢?
3、如果在大陆介入下正常的商业秩序能恢复,难道撤离的外资不会回来吗?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当前,动乱的局势仍然在升级,然而外资却在加速从香港进入中国,这绝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这种极不寻常的现象,证明这次动乱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抽空我国外汇储备那么简单,而背后必然有着更大的图谋。在暗流涌动的金融领域,必然隐藏着更大的局。

所以面对着这样的形势,我们必须破除具体问题具体思考的桎梏,在大势下整体地观察形势的发展。

三、金融风暴的前哨——暗渡陈仓之局

看清香港问题的关键,不能孤立的去看这个问题,在中美贸易金融战的大背景下,搞乱香港,必然服从和配合于美国对华金融战和和平演变的总体战略。

当前,美国对华金融战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泛滥的金融衍生工具,利用我国的阶级矛盾,通过金融转嫁其国内危机,并最终通过引爆我国的金融危机,这是分析香港问题的大背景。

然而,发动这场攻击毕竟是有很多障碍的,当前美国如欲发动这场攻击,就面临着如下问题:

1、中美经济当前产业联系过深,中国市场上有大量正常收益的美国资本,这使得危机的引爆有巨大的连带伤害风险。
2、“11”条通过后,大量空头资本尚未进入我国,如果从香港密集进入,则必然引起我国警觉。
3、如果引爆危机最终不能摧垮人民币汇率,那么其计划也就失败了,人民币唯一离岸结算港就是香港。
4、控制香港的家族资本仍然持有着大量人民币资产,一旦人民币汇率出现问题,这些人同样损失惨重,但如不通过这些人,则在香港寸步难行。

所以,当我们总结出了这些困难,我们就不难想到,能一次性解决这些困难的最佳方案,就是在香港引起一场动乱,并控制动乱的节奏按其计划发展。这样一来,他们就能达到以下目的:

1、对在国内正常收益的资本以警告,使其撤离中国。同时,使大规模进入我国的空头资本在乱局掩护下从香港进入国内,从而在无形中置换我国外资的组成,使大规模空头资本进入攻击位置。
2、对香港本地的资本集团以金融风暴的警告和预知,使其迅速将自身的人民币资产处理,(李嘉诚的资产就早早转移)让港资撤出,美资进入。同时通过同本地财阀一起操控香港乱局,与其形成实际的默契和对香港事物的控制权。
3、通过对香港这个金融口岸的实际操控,做好在引爆我国金融危机后,在此抛售人民币的准备,并且辅以更大规模的骚乱,一旦那个时候骚乱的规模足够巨大,由于香港是人民币唯一离岸结算港,人民币汇率的崩塌之势短时间内就难以逆转。

这就是香港在动乱下的暗局,这个暗局可以说是对我国金融战和和平演变最关键的组成部分。

这场暗局的设计是精妙的,不仅在声东击西中部署好了主力的攻击资本,同时也通过同香港财阀联合制乱,实际把控了香港的局势,而控制了香港局势的节奏,实际也就主导了外资出入中国的节奏。

一旦内地的经济出现危机,外资就会从香港撤离并在香港大量抛售人民币,这个时候一旦香港的局势直接升级到使港区瘫痪,配以国际舆论的丑化,不仅我国的外汇储备会出问题,人民币汇率也会在短期内陷入无法逆转的崩塌,因为这个唯一的离岸结算港口已然缺失。

这真一个是危险的暗局。

四、危险的预兆——复制与扩散

香港的局势似乎是未来一系列事件的预兆。

如前文所说,香港问题的关键在于金融。但如要全面的认识香港局势的危险性,我们的眼光也不能只盯着金融。香港的局势发展至今,隐约中间已经呈现出了很多危险的趋势,在金融战的目标下,隐约还隐藏着更为深刻的隐患。

1、耐人寻味舆论准备

从美国对前苏联/俄罗斯进行和平演变和金融攻击的经验来看,虽然对苏联的和平演变先于金融攻击成功,但其实两者都包含着一个关键的环节——长期的舆论唱衰

要使整个国际市场对一个国家或一种主权货币失去信心,这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在掌握国际话语权的前提下,对这个国家和主权货币进行长期的唱衰,这是一切和平演变和金融攻击的前提。

对于前苏联,这个活动从戈尔巴乔夫上台后的一系列里应外合的卖国活动和宣传就已经开始了,但实际起到最关键作用的,还是苏联绵延不绝的街头民主运动,尤其是波罗的海三国的这些分裂活动,这从宣传上成为了压垮苏联最为致命的一环。

对于我国,如果美国欲在当下或在未来直接进行金融战争或和平演变,目前还不具备成功的势态,唐突的金融战争,注定会失败。那么如何塑造这种势态?答案很简单:香港。

目前香港的乱局,似乎就是这一过程的突破口,通过制乱和在西方媒体大肆散播负面新闻,美国其实已经在不经意间持续唱衰了我国,向外界塑造了一个中国即将动乱的势态。

那么,这种势态的塑造,这种不惜制造动乱也要进行的舆论准备,根本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我们断不能把美国人想得太简单了。

2、诡异的样本

香港局势发展至今,内地的人们却仍然大多数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因为我们仍然觉得这样的事情离我们很远。

这样的事情真的离我们很远吗?

颜色革命之父吉恩-夏普曾说过:“非暴力行动是一种发动冲突的技术,不需要任何特定的伦理、道德或宗教信仰。”对于目前的香港局势而言,他无疑是正确的。

我们观察香港局势,每一次被策动的大规模游行,其主体都是香港并未涉事的下层底层群众,这里的社会上下的裂痕太大,以至于对底层的港人而言,一笔小钱就足以让他们走上街头,社会的裂痕,本身就是颜色革命最大的火种。

对于我境内国而言呢?我国正处在一场经济风暴的前夜,这场由我国自身经济矛盾所积累,由美元资本最终引爆的危机,很可能波及到我国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也是美元空头资本最终的目标。在那样的情况下,许多地方经济很可能短时间陷入瘫痪,而社会上随之而来的,却是巨量的负债人口和失业人口,这样的状况,是否也可能成为某种可怕事态的火种呢?我们其实并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30年前的那个六月,我们可还记得?

香港的局势,是一个危险的样本,很多人在隐约中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危险。

那么,这个样本会不会也是给国内的一部分当权派看的呢?我们这30年来谈之色变的那个梦魇,就真的不会再卷土重来吗?

五、时代变化的敲门声

何新先生曾说过:“未来10年是中国现代面临国内经济问题、金融问题及社会问题空前复杂的年代,没有之一。”也许未来对中国真正的考验,比我们想的来得还要快。

当下的香港仍然深陷于乱局中,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动乱,而是一系列变局的序曲。序曲的动荡与残酷,似乎预示着我们熟悉的和平年代也许即将要结束,新的复杂而不安定的时代,即将来临。

中国准备好迎接这个时代了吗?

中国,首先需要认识自己和自己的对手,才有可能在空前复杂的博弈中,把握主动。而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仁人志士们才需要去努力读懂当下,解释当下,规划未来。我们的未来不可能一帆风顺,道路虽会曲折,但前途总有光明。

早晨耀眼的曙光,只属于那些在漫漫长夜中保持清醒的守夜人。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习近平总书记对退役军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多次就退役军人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有许多“暖心话”令人感动。  深厚情感:“我也是一名军转干部”  2014年5月,..

    浏览:9856次 评论:0
    2019-07-29 16:57:07
Copyright@http://www.1949a.cn  鄂ICP备17009229号-1
武汉红色网友实业有限公司,电话:13377880242
电子邮箱:243167893@QQ.com